背靠祖国 无惧威吓――访香港岭南大学中国经济研究部副总监周文港

  近期,美国扬言继续暂停给予香港特殊关税地位。为何美国频频拿香港做文章?作为外向型经济体,香港该如何应对美国所谓“制裁”?记者就此采访了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、香港岭南大学中国经济研究部副总监周文港。

  周文港列举了一组数字:2020年,香港产品出口总值为474亿港元,居前三位的出口目的地依次为中国内地、美国和中国台湾,出口货值分别达221亿港元、49亿港元和28亿港元,占出口总货值的百分比分别为46.6%、10.4%和5.9%,较2019年分别上升7%、33.8%和45.1%。

  “不可否认,美国是香港重要的出口对象。香港作为转口港,每年有大量货物经其转到美国。值得注意的是,受中美贸易纠纷、新冠肺炎疫情等影响,香港产品输美去年仍能上升33.8%,反映双方贸易需求较强,并未受到美方不公平贸易政策过多影响。”周文港特别提到,“事实上,出口到美国的49亿港元香港产品,仅占香港GDP的0.18%。”

  周文港认为,就算美国取消对港的“特殊相关待遇”,例如取消香港的独立关税地位,对香港本土商品征收高额关税等,影响也十分有限。

  此外,美国继续取消香港独立关税地位,影响只会集中于港美之间的贸易往来,并不影响香港与其他国家、地区的贸易。如果美国的限制性措施持续下去,香港在产品和服务业输出方面将进一步降低对美国的需求,转而增加与其他市场尤其是亚洲新兴市场的往来与合作。

  “在服务业贸易上,港美贸易的数额却大得多。”周文港表示,2019年,香港对美国输出了约1136.5亿港元(145.7亿美元)的服务,美国成为香港服务业贸易输出地的第二位,约占总额14.9%。

  周文港进一步提出,就这一方面来看,虽然美国“制裁”会对香港的服务贸易造成一定负面影响,但如果绕过香港,美国企业想要进入庞大的中国市场也将变得困难重重。“港美经贸关系建立在互惠互利的基础之上,如果美方对香港实施压制措施,则影响是双方面的。‘损人而不利己’,是美国对香港实施负面政策的最好形容。”

  周文港认为,美国政府不断通过香港问题对我国实施所谓“极限施压”,真正企图是遏制我国强劲的发展势头。美国以为可以利用所谓“制裁”令中国就范,不过是一厢情愿,不仅无益于自身,而且无法阻挡中国的发展大势。

  “香港之所以取得今天的发展成果,除了依靠香港人经年累月的勤奋拼搏、诚信营商和香港行之有效的各项制度,背靠幅员广阔的祖国是最重要的原因。”周文港提出,香港股票市场上市公司数目、货品及服务贸易主要目的地等统计数据清楚显示,香港是国家走出去、引进来的重要平台,国家始终为香港提供强有力的支持。随着国家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化,其所衍生的金融服务需求、所激发的经济发展动能,是香港保持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不竭动力。

  香港经济高度外向,转口贸易相当重要。对于美国所谓“制裁”带来的不利影响,香港该如何处理?周文港认为,在全球疫情大背景下,中国内地成为全球复苏和经济增长最快的地区,香港应该尽快控制疫情,争取早日通关,尽快融入国家新发展格局,并尽快通过“一带一路”开发沿线地区新兴市场。

  国家正在加快构建完整的内需体系,逐步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、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,并通过创新形成更多新增长点增长极。“对香港而言,未来需要在维持并发挥好原有金融优势产业、大力推进成为国际科技创新中心这两个重要目标上发力,在助力国家发展的过程中,实现自身成功转型并迈向新高峰。”周文港说。

  (经济日报-中国经济网记者 曾诗阳)

责编:海闻